-腐女之海- 中上夫婦高調甜蜜中♥二人の愛のイチゴ畑!

關於部落格
充滿妄念雜念腐念慾念的KAT-TUN、VF、漫畫混合BL小說網誌ˇ
主推KT中上及姬樣←上田龍也中心XDD*

   一日不萌中上,便覺面目可憎。
   擇你所萌,萌你所擇。
  • 5227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任性小王爺 其之玖


  先說稍早之前,中丸接到了屬下傳來關於琉璃鏡的消息後,龍也早就倒在中丸身上睡得不醒人事,於是中丸只好壓下想立刻展信的衝動,先將龍也送回床上睡覺。

  其實中丸大可以立刻將信打開來看,只是手放在折痕處,遲遲不敢打開。

  他突然有些害怕起來。

  怕捎來的消息是壞消息,他的王爺再也回不來了……之類的,於是僵持的手擱在半空中,直至龍也發出熟睡的咕噥聲,他這才回過神來,將信折好放入懷裡。

  首先看到中丸橫抱著龍也從屋頂上跳下來的人,是一名侍衛隊長,正巧是換班的時候,他帶著一隊人馬正逐一換下,換到最後一個人時就看見他們的侍衛總管兼王府大總管兼王爺貼身護衛的中丸大人抱著王爺瀟灑落地,那一身的颯爽俊逸、英姿飛揚就不多提了。

  只見中丸用眼神示意他安靜,接著便旁若無人地將王爺抱至寢室安置好後,立刻出現在他面前,交代他傳令不要讓人任何人打擾王爺休憩,人就又璇身離去。

  於是龍也就這樣睡至日上三竿、褲管捲起還沒人喚他起床用膳。

  而中丸在此時已經看完信並將它燒毀了。

  信的內容很短,因為是從亞瑟進貢的貢品,所以他的屬下們在分頭打聽消息未果後,決定出發前往亞瑟,而他接到信的同時,想必他們已經動身前往亞瑟了。

  這不算好或壞的消息讓中丸暫時放下了心,卻又突然惆悵不已……他看著眼前火光灼灼的燭光,恍惚地出了一陣神,直到隔壁廂房傳來龍也的聲音,他才回過神來。

  原來是睡醒的龍也肚子正鬧著餓,但全王府他只認識中丸和日總管,下意識地「雄一」二字便脫口而出了。

  「醒了?要用膳還是再等一會兒?」甫進來,雄一嘴巴問著手也沒閒著,先是把被踢得亂七八糟的棉被折好,再用早已準備好的洗漱用具伺候龍也,直到他喚來小廝把龍也用過的水倒掉,龍也才有空檔開口回答。

  「不等了,我餓了,先吃飯再說。」雖然已經洗漱完畢,但龍也的腦袋也不過清醒了一點點,搞不清楚自己明明昨晚還在屋頂上看星星,怎麼這會兒居然回到自己床上了?

  難不成夢遊了?

  「在想什麼?」看著出神的龍也,中丸的聲音溫柔得像要掐出水來。

  「……沒什麼。」詢聲看向中丸,龍也只能想到應該是雄一抱著他回來。就算他會夢遊,也不可能毫髮未傷就夢遊到自己床上,更何況他原本還在屋頂上。

  王爺級別的膳食可不比一般,剛才傳膳沒多少,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就布好了,用過膳後,龍也突然對中丸的工作好奇起來。

  昨天中丸帶他參觀王府時,他才真正意識到這個上田王爺的身份有多顯赫,就提那讓他走得差點腳酸的王府好了,想他上田龍也平時也是會運動會長跑體力不差的人,但是整個王府逛下來,他真的覺得王府佔地至少有足球場或棒球場那麼大了。

  其中還有假山流水的人工造景,他掉下去的那個池塘其實不是池塘而是從某個他記不清名字的湖水引進來的人工湖,湖上還建了小涼亭以備王爺賞月小酌用,後院還有片花園,花園也建了小閣樓讓王爺招待貴客朋友。再來還有帳房、下人房、廚房,王府還分前中後三院和寢房,然後還有當初為了納妃需要而建、但目前都沒有用到的妃妾們的寢房等等。

  這全部,都是上田王爺的個人財產,而管理上田王爺這龐大財產的人,就是中丸雄一。而且中丸還不止管這些,他甚至還兼任王府侍衛總管,保護王府上下的安全,就他一個人,到底是如何做到的?龍也對於這點充滿了無限的好奇心。

  但龍也問起這件事時,中丸也只是笑笑著說:「我一個人怎麼可能忙得過來?侍衛們還有隊長帶領,除非有狀況,否則是不會有什麼問題,其他方面也有日總管幫忙,下人們的管理我不需要太費心,財務方面也有負責財務的帳房先生,每半個月會固定匯交一次帳本給王爺和我過目,王府不養無用之人,所以康王府上至王爺下至僕役,都非常恰如其分地做好自己份內的事。」

  「……那王爺平時的工作是什麼?」雖然中丸是這麼說,但他從來到這裡後就一直無所事事,整一隻米蟲啊!

  「王爺每天早上除了早朝外,剩下時間會和大王討論政事,午膳後回府小憩,下午練練字或上街逛逛,偶有朋友或貴客來訪,會在府裡接見或到『龍悅樓』宴客。」

  「龍悅樓是什麼?」龍也腦裡浮現的是某個動畫裡出現的海上酒樓……

  「是王爺名下的酒樓,取『龍心大悅』的龍悅二字,開張時大王特地賜的名字。」

  「哇喔……」此時的龍也只能震驚地發出讚嘆。

  沒想到這小王爺還真不是普通的紈絝子弟,是有兩下子的!他一直以為凡事都要中丸服侍的王爺是個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現在的他就是)的人,沒想到……真的是太讓他意外了。

  「想去嗎?」中丸突然沒頭沒腦地問了一句。

  「什麼?」

  「想去龍悅樓看看嗎?」

  「想是想,可是……我又不是真的王爺,萬一發生什麼事……」一想到可能會穿幫,龍也就忍住不擔心起來。

  「沒關係的,去露露臉也好,王爺雖說沒有每天到樓裡,但至少兩、三天也會去視察一次,就當作為了尋回記憶,我帶你到樓裡也不會被人起疑。」中丸耐心地解釋著。

  「說得也是……不過如果有人說了什麼,你要幫我擋下喔~還有,絕對不可以離我太遠,以免我找不到你。」龍也自顧自地說著,沒發覺語氣裡的那份依賴。

  「知道了。」而中丸也只是寵溺地笑著答應。



*     *     *



  隔天的工作安排在下午,但為了應付期間內可能會有的現場演唱,雄一還是一大早就和上田到公司報到,想利用時間讓他記些歌詞,至於跳舞嘛……只要編些理由讓攝影機儘量別拍到他就好了。

  這樣至少可以先瞞混過去,之後再讓王爺慢慢練習,指不定過幾天鏡子的消息有著落了,王爺就這樣回去了也說不定……背著包包走在上田後頭的雄一出神地想著,待走到他們的練舞室門前後才發現上田正皺著眉頭,手放在門把上,卻沒有打開門走進去。

  「怎麼不進去?」
  「有聲音。」上田放在門把上的手輕輕地,似乎是想偷偷拉開一條縫,看看裡面有什麼。

  「這個練舞室是我們專用的,大概是聖他們也來練習了吧。」雖然工作是安排在下午,不過有時候其他團員在沒有通告時也會自動來練舞,或是和排舞老師討論舞步,以用在個人的SOLO曲上。

  「但是……對方一直在呻吟,而且……」講到這裡,上田臉上突然浮現了可疑的紅暈。

  「……不會吧?」看到突然臉紅的上田,雄一感到一陣頭痛……雖然他很少利用早上來練舞室,但偶爾也會過來,居然有人利用這個時間一大早就發情嗎?

  「好像是小龜……」像是聽到了什麼下流的話,上田的臉更紅了。
  「……不對啊,我明明和你站在一起,但什麼也沒聽到。」感覺到異常的雄一惑疑地問著。

  「你聽不見嗎?」這下子換上田意外了,習武之人,聽力一向都很好,中丸的功力在他之上,沒道理都已經這麼近了還聽不見。

  雖然他也只是聽得很糢糊,但隱約好像聽到有個地痞流氓般的低沉嗓音說著「和也你好棒」之類的,所以他才會猜裡面的人其中有一個可能是和也。

  「練舞室的隔音還不錯,或許是你聽錯了。」雄一還是沒有聽到任何聲音。
  「本王才不會聽錯。」堅持自己沒有聽錯的上田顯然是忘了雄一連一點武功底子也沒有。

  「那我先進去好了。」看上田這麼堅持,雄一也不禁懷疑起來,但他的確是沒有聽到任何聲音。只是再這樣站在門前也不是辦法,雄一決定自己先進去看看,就算是看見了什麼尷尬的場面,也總比教壞上田好。

  而且裡面會是誰,雄一多少心裡有底了。

  「好。」上田點點頭,退到一旁。

  雄一也朝他點頭,還先敲了敲門才開門進去,果不其然,上田聽到的聲音突然安靜了下來,只見雄一走進去探了探,發現還是沒有人後,將上田叫了進去,然後湊進他耳邊小聲地問:「現在還有聲音嗎?」

  「……有。」上田很不想承認,但的確還是有聲音,雖然對方已經停止了動作,但那沉重的呼吸聲在少了隔音後反而更加清晰了。

  「在哪裡?」雄一用氣音問著。
  「後面的布簾裡。」

  「我去看看。」
  「本王也要去。」有雄一在身邊,上田膽子突然大了起來。

  剛剛之所以不立刻推門而入是因為拍撞見了什麼才會猶豫不決,但現在他已經聽到窸窸窣窣的穿衣聲了,所以應該還不至於看見對方赤身裸體的樣子。

  雄一沒有拒絕上田的跟隨,只見他們輕手輕腳地移到布簾前,兩人互看了一眼後,由雄一伸手掀開──

  「哈、哈哈哈……大鼻子你今天好早……」仁那像是被抓姦在床的尷尬聲音弱弱的響起。

  「再早,也沒有某個一大早就發情的人早啊,你說是不是?」雄一的聲音帶了點惱怒,話中的酸意連上田都明顯感受到了。

  他和龍也分隔兩個世界到現在還不知道該怎麼換回來,他居然在這裡和和也相親相愛?不是說不行,但至少別讓他看到,刺激他苦悶的心情嘛!

  「哎喲,誰知道你們會這麼早來嘛……」仁繼續虛心說著,眼角不自覺地瞄往後面那個還來不及著裝完畢的愛人。

  「誰在後面?」上田眼尖地發現仁的視線,好奇地想知道是哪個火辣的女性居然會和仁在這種地方……不對,他剛剛明明是聽到那個男音說出「和也」,所以另一個人是──

  「別過去!」怕自家老婆的身體被看光,仁連忙用自己的身體擋住龍也,雄一則頭痛地撫著頭,伸手抓住上田的手臂。


-待續 其之拾

  「他們是戀人喔!」
  「這個世界,可以允許這樣的事情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