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之海- 中上夫婦高調甜蜜中♥二人の愛のイチゴ畑!
關於部落格
充滿妄念雜念腐念慾念的KAT-TUN、VF、漫畫混合BL小說網誌ˇ
主推KT中上及姬樣←上田龍也中心XDD*

   一日不萌中上,便覺面目可憎。
   擇你所萌,萌你所擇。
  • 52310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ictator

  「您沒事吧?」男人溫柔的聲音自上頭傳來,她擡起頭想看清對方的臉,卻因為路燈的逆光讓她看不太真切。

  但那雙棕金的眼卻讓她著迷似地移不開眼。

  「謝、謝謝……」她發現自己臉紅了,渾身燥熱得不像話,男人的嗓音既低沉又充滿誘惑,不知不覺地讓她忘卻了方才的驚慌。

  「不客氣。」男人將她扶起後,環腰的手卻沒有放開,而是繼續放在腰上,將女人的身體往自己的方向帶,然後用那邪魅的嗓音低低的、在她的耳邊道:「我有這個榮幸邀請您共度一晚嗎?」

  「好、好的……」她似是被聲音迷惑了,又似是被男人那在燈光下若隱若現的俊美臉龐吸引了,只見她柔順地依偎在男人的懷裡,漸漸地合上雙眼。

  男人嘴邊逸出了一絲微笑,突地一聲狼嚎讓路燈應聲熄滅,而男人已經帶著方才的女人消失在原地--





  「你帶的好東西!」一聲憤怒的嘶吼從華美的大床上傳來,同時,一個女人被一股力量拋出床外,狠狠地被摔在男人腳邊。

  方才那位有著棕金色眼眸的男人正筆挺地站立在門邊,一語不發。

  「你說話啊,雄一!」床上又傳出另一聲質問,穿過紗縵和床帘的怒氣直撲男人而去,「你的鼻子如果廢了,我不介意替你擰下來。」

  「非常抱歉,我的主人。」被喚作雄一的男人單膝跪地,「但今夜並沒有在街上遇見任何更加美味的食物。」言下之意,就是他會帶這個女人回來也是無奈之舉。

  他的主人限制了他的時間,否則他可以找到更好、更鮮美的女人回來。

  雄一連一眼也沒有施捨給地上被棄如敝屣的女人,即使那女人全身赤裸,曼妙的身材暴露在眼前,甚至連頸上正流著鮮紅色血液的深深牙孔也絲毫沒有吸引住他的視線。

  「不是叫你在家養幾個嗎?」渴求著鮮甜的處女之血,被喚作主人的男人舔舔唇邊殘留的血漬,回味起前些天吸食到的美味。

  「那會造成恐慌,我的主人。」

  「哼!」不滿地哼了一聲,床帘中飛出一顆深紅色滾金邊的圓柱型抱枕,準確地丟在雄一左肩,然後無聲地掉在地上。

  「這種貨色不准再出現第二次,快點處理掉。」

  「是,我的主人。」雄一應聲,立刻將女人抱起,待回到他的房間後才喃喃自語地道:「對不起了,這位小姐。」

  將女人放在一旁的黑色繡金的貴妃椅上,雄一用手撫過那還在淌血的牙孔後,牙孔即瞬間閉合得毫無痕跡,女人身上完美而沒有任何傷痕,除了那漸漸乾涸的血外,她的臉色看起來只是稍微失血而已。

  雄一嘆了一口氣。

  依這女人的失血狀況來說,他的主人雖然不滿意,卻還在他可以接受的範圍內,不然丟出來的就不會是抱枕,而是燭台。

  其實他也不是不想帶更加美味的女人回來,相反的,他的主人常常因為太美味而將人活活吸乾,讓他非常難處理,於是在試驗了幾千幾萬次後,終於讓他找到主人那微妙的、對血味的差距--上好、好、中等,尚可這四種是雄一比較常帶回來的,尚可會被丟燭台,中等是抱枕,好、上好以上他會得到褒獎,如果是極好的處子,雖然可以見到主人絕美的笑容,卻要處理乾屍。

  雖然他也只是丟給寵物們吃而已,但吃多了對身體不好,而且他對於作為主人食物的女人是很尊敬的。

  但那和對長輩的尊敬又不同,他對女人所抱持的是一種對食物的尊敬,即是說──女人在他心裡也只是『主人的食物』而已。

  另外一提,他的主人--上田龍也非常地、不是普通地討厭男人。再說得精準一些,是討厭人類男人,因為他們即使可以做為食物也非常難以下嚥,就更別提那長相了。

  但,也不可能會有長得比他的主人更加美麗、絕豔、無與倫比的生物了。

  雄一手腳俐落地將女人身上的血漬擦乾,再為她穿上她原本的衣服,接著兩指抵在她的額頭上讀取記憶--他必須找到這女人的家,然後將她送回去。

  對於女人,雄一一直要比龍也來得溫柔多了。

  直到將女人送回家後,雄一才再次進入龍也的房間,吃飽的龍也正慵懶地躺在床上,酒紅色的絲絨床單將他赤裸的身體映襯得活色生香,奶白色的肌膚吹彈可破,修長的雙手環抱著另一個長形抱枕正昏昏欲睡,紅色的瞳孔也因為睏意而變得溫柔圓潤起來。

  「想睡了嗎?」這個時候的龍也是最可愛的,女人什麼的會被他拋在腦後,全身只剩下滿足的倦意。

  「嗯……快過來陪我……」向雄一伸出白玉般的雙臂,龍也語氣撒嬌。

  「請稍等一下,我的主人。」沒有迎向龍也的雙手,雄一微微欠身,道:「我必須巡視一下門--」「都叫你陪我了。」

  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拉至床上,雄一早就料到龍也會來這麼一齣,只是微微側身讓自己倒在他床邊,以免壓到他主人尊貴的身子。

  來不及脫掉身上的領結和燕尾西裝,但為了不打擾他親愛的主人休息,雄一也只能維持被龍也當成抱枕的姿勢躺在床上。

  「呼……」龍也均勻的呼吸淺淺地輕撫著他的頸間,雄一淺笑著,彈了一下手指,紗縵和床帘自動地放了下來,屋內所有的窗帘、門帘也都落了下來,將房內掩蓋得透不過光。

  「祝好夢,我的主人。」

  雄一輕聲說著,而戶外,正緩緩地升起朝陽。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