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之海- 中上夫婦高調甜蜜中♥二人の愛のイチゴ畑!
關於部落格
充滿妄念雜念腐念慾念的KAT-TUN、VF、漫畫混合BL小說網誌ˇ
主推KT中上及姬樣←上田龍也中心XDD*

   一日不萌中上,便覺面目可憎。
   擇你所萌,萌你所擇。
  • 52310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任性小王爺 其之捌

  「中丸……你自己來……像平常一樣……呼~」動一動,上田繼續睡。

  「像平常一樣是哪樣啊……」雄一嘆了口氣,但寵溺的眼裡卻盈滿笑意,只見他將上田橫抱進臥室讓他趴睡,拿起吹風機,打開──

  嗡嗡──

  「喝!有刺客!?」上田整個人震跳了起來,俐落地翻了個身落在床舖旁,眼裡閃的是雄一沒見過的精明專注,手勢也比得好好的,一副隨時可以和對方拼命的樣子。

  「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人。」被上田突然的反應嚇了一跳,但雄一很快地反應過來,隨手關掉吹風機說:「你醒了就過來坐好,我幫你把頭髮吹乾。」

  「沒有刺客嗎?」上田仍舊警戒地保持原有的姿勢掃視周圍。

  「這個時代沒有那種人。」不過有殺手,但是雄一想,應該沒有人會派殺手來殺他們才是。

  「快點,你不是想睡了?把頭髮吹乾再睡,然後換件睡衣,你的睡衣都被頭髮給弄濕了。」坐在床上的雄一向上田招招手,示意他過來坐好。

  上田又看了一下周圍,確認那奇怪的聲音已經消失後才放心地坐回雄一前面,接著雄一再度打開吹風機──

  嗡嗡──

  「喝!什麼東西!?」機靈地再度翻身跳至地上,上田回頭,終於發現雄一手上那個正嗡嗡作響的奇怪器具。

  「這是吹風機,用來把頭髮吹乾的。」揚了揚手上的吹風機,雄一為了證實聲音是它發出的,於是將吹風機關掉,然後再度打開。

  「呼,本王還以為是啥機關暗器來著。」做勢抹了把汗,上田放心地坐回雄一身前。

  「暗器會有聲音嗎?」暗器之所以叫暗器,不是因為它無聲無息、體積微小、傷人於無形暗中嗎?

  「這倒不見得,微小暗器有破空之音,像血滴子之類機械武器會有機械運轉的聲音。」

  「這樣啊……」對於上田的說法雄一是有聽沒有懂,而且血滴子是啥東西啊?聽都沒聽過。

  重新將吹風機打開,呼呼的熱風便從它小小的身軀裡放送,上田感覺到一股溫熱卻又不至於炙人的風吹在他的髮上,伴隨著雄一翻弄他頭髮的手,舒服得讓他方才緊繃的神經鬆懈下來。

  「這東西還真方便,你說叫什麼來著?吹風機?」呣,他想以後也帶一個回去耀國,這樣中丸就不用每次在幫他擦頭髮時都催動內力邊擦邊烘乾水份。

  「是吹風機沒錯,如果不夠熱或太熱,它也可以調熱度,還有冷風,風力大小也可以調整。」說著說著,雄一便將風力調小,在方才的吹拂下,上田的頭髮已經乾得差不多了。

  「嗯嗯……」放鬆的上田再次昏昏欲睡了起來。

  「好了,去換件衣服再睡。」關掉吹風機後,雄一邊說邊幫上田將頭髮梳整齊,但上田顯然是真的累了,只見他往旁邊一倒,用充滿睡意的嗓音喃喃地撒嬌說著「幫我換~」然後就睡著了。  

  「喂喂……」看著倒在床上已經睡得不醒人事的上田,雄一無奈。

  不過……上田不愧是另一個龍也,連撒嬌的方式都如此相像,雄一笑著輕撫上田熟睡的臉頰,心裡被他強壓下思念頓時排山倒海地襲來。

  而幫上田換衣服的同時,雄一也不禁感嘆。

  怎麼會有如此相像的人呢?無論是他的眉、他的眼,顧盼之間盡是說不出的相似,若不是兩個人的行為舉止天差地別,還真是可以瞞過所有人。

  但即使可以瞞過所有人,也瞞不了他。但他現在卻也只能看著上田的睡臉一解他無邊無盡的思念之苦……伸手撥開上田額前的瀏海,雄一輕輕地吻了他的額頭,然後起身,將自己關進浴室。

  由上往下沖的水柱暫時讓雄一瞬間地失了神,懷疑起這一切或許只是一場夢,他正在為了接下來會發生的情事沐浴,而臥室的床上正躺著他妖饒美麗的龍也──

  望向一旁鏡台上成套牙刷杯具,多出來的第三套刺眼地闖入視線內,在在昭示著雄一殘酷的事實──嘆了口氣,雄一快速地清洗完身體,套上睡衣走出浴室。

  現在也只有相信另一個自己會好好地替他照顧龍也,而在兩個人各自回到自己的世界前,他也會負起責任照顧眼前這個上田王爺。





  說是出門,其實也就是在府邸內走動而已,中丸當嚮導,一間一間地介紹,原本日總管也要跟著去,但龍也覺得他一個叔叔級別的人物跟在後面壓力特別大,況且他還沒有自信在日總管面前不露出馬腳的,雖然有失憶症這個說法,但他還是讓中丸把他遣下去休息了。

  這個時代不像東京那樣光害,龍也擡頭一看,除了月亮外就是滿天的星斗,漂亮得不可思議。

  龍也想不起上次擡頭看天空是什麼時候的事了,工作讓他每天都過得很充實,不是錄番組就是上通告,偶爾和MousePeace的成員們練習,再來就是作曲、準備個人活動等,私生活也幾乎都被家人和雄一、團員們佔去了。

  也算是難得地休假吧?龍也苦笑地想著。

  「雄一,你會不會爬屋頂?」

  沒頭沒腦的突然那麼一句話讓中丸愣了一下,想了想後,說:「不會。」

  「你居然不會?」這下子換龍也驚訝了。

  「要上屋頂就直接上去,用爬的不會。」

  「怎麼直接上去?跳上去?你當撐杆跳啊?」龍也白了中丸一眼後就不理他,逕自在旁邊找找有沒有哪棵樹或啥的比較靠近屋頂。

  「……」被龍也這麼一說,雄一反而皺眉了,「你想上屋頂做什麼?」

  「看星星。」龍也頭也不回地答道。

  「我帶你上去。」「什麼你帶……啊──!」

  龍也話才回一半就感覺他又像剛剛那樣被中丸打橫抱起,然後下一秒還沒等他抱住中丸,中丸就凌空躍起,一瞬間,他人就以被中丸抱著的姿勢在屋頂上了。

  「這樣就直接上來了。」中丸的話在耳邊響起,龍也這才發現他這樣抱著中丸的姿勢有多曖昧──他明明沒來得及抱住對方,不過在上了屋頂後,整個人卻像隻章魚那樣巴在他身上。

  「你……你也太厲害了吧!?」

  中丸低下手讓龍也站起來,然後坐在一旁道:「這是最基本的輕功。」

  「喔喔,這就是傳說中的功夫?」龍也突然興奮了起來,跟著湊到中丸旁邊坐下,興沖沖地又問:「打個商量,能不能教我?」

  「你不會?」

  「我為什麼要會?」

  「……王爺他輕功很好,況且只要習武之人,輕功是最基本的。」

  「我們生長的環境基本就不一樣,我那個時代很少人學功夫,一般都是學空手道比較多。」

  兩個人就這樣天南地北地聊著,偶爾看看天上的星星月亮,倒也渡過了一個愉快的夜晚,只是龍也的體力畢竟沒有自小習武中丸好,天方微亮時就倒在中丸身上睡著了。

  中丸看見掛在他身上大睡特睡的龍也不禁莞薾。龍也只要一閉上眼,中丸便會著迷似地、無法不去看他,看著他,他才能稍稍舒解一下想念和擔心王爺的心情。

  不知道那邊的另一個自己有沒有好好替他照顧王爺?王爺可是上至穿著、下至洗浴都由他服侍……等等,這都是出於他私心,所以他才沒讓別的小廝來服侍,可要是另一個中丸膽敢這樣碰他心愛的王爺,他就是無論如何也要劈了對方。

  更何況龍也曾經說過,他和另一個自己是戀人關係,當然到何種程度他是不知道,雖然他相信另一個自己應當會像自己一樣忠於一人,但要他不擔心卻是不可能的。

  正當中丸胡思亂想把自己搞得很鬱悶時,一隻白色信鴿飛了過來,中丸伸出手指,信鴿便乖巧地停在他指上。

  取下白鴿腳上的信籤,中丸嘴角扯動了一抹微笑──他要的消息來了。


-待續 其之玖

  「對方一直在呻吟,而且……」
  「好像是小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