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之海- 中上夫婦高調甜蜜中♥二人の愛のイチゴ畑!

關於部落格
充滿妄念雜念腐念慾念的KAT-TUN、VF、漫畫混合BL小說網誌ˇ
主推KT中上及姬樣←上田龍也中心XDD*

   一日不萌中上,便覺面目可憎。
   擇你所萌,萌你所擇。
  • 5229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任性小王爺 其之伍

  「不如我說王爺身邊的事吧。」不待龍也回應,中丸接著說:「王爺上有一位兄長,也就是現今耀國大王.翼王,前大王王后皆已仙逝,王爺小時候因曾被妄想權勢的宮女騷擾而厭惡女性,是以目前尚未立妃、納妾。」

  「等等你說什麼?所以王爺他討厭女生?」真是個讓人意外的消息。
  「是的。」

  「怎麼個討厭法?」
  「這……難說。」

  「說嘛,不然我怎麼假裝?」
  「王爺討厭的女性類型很難介定,基本上幾乎所有年輕女性都討厭,更甚者會呼吸困難,但又有些特定的女性他卻可以和平相處。」

  「特定的女性……比如說?」
  「當今王后娘娘是少數王爺能夠接受的年輕女性。」

  「除了她以外呢?」
  「嗯……」中丸沉吟,然後皺眉地說:「很抱歉,似乎沒有了。」

  「這麼嚴重!?」
  「是的,所以府內沒有婢女。」

  「那……他平常要怎麼解決生理需求?」雖然問這個有點超過,但龍也主要是想知道這個護衛中丸和王爺的關係。
  「王爺對這等事看得很淡。」

  「那……你呢?」
  「……請允許在下不回答。」中丸不想回答,也不可以回答。

  雖然他曾在夢裡擁抱過王爺,但畢竟只是夢。

  而既然是夢,那麼就沒有說的必要了。

  他也不曾上小倌館,只因為他的王爺是誰都無法代替的,即使每每午夜夢迴夢見王爺,他也只能靠練武來斬斷自已對王爺的邪惡慾念。

  「你喜歡王爺嗎?」
  「……為何這麼問?」

  明顯感受到按摩的手頓了一下,龍也嘴角掛著微笑,知道自己切中要點了。

  「想知道我和雄一的關係嗎?」不等中丸回答,龍也自顧自地繼續說道:「我們是戀人關係喔~」

  愉悅地感受到中丸因他的話而被震懾住,龍也嘴角的微笑越裂越大……這個呆木頭,一定喜歡上田王爺,只是他因為種種拉拉雜雜的爛理由不敢表白。

  「那麼對方,一定很幸福吧。」震懾過後,中丸突然這麼說著。

  其實他在昨夜就已經料想到龍也和雄一的關係了,只是經由本人口中證實後,更讓他感到吃驚。如果他和王爺不是這樣的關係,只是兩個普通人的話,他會不會向王爺表明心意呢?

  或許,還是不會吧……如果被王爺以異樣的眼光看待還不打緊,但王爺要是因此而再也不見他,才是讓他最痛苦的。

  「你們也可以的。」
  「我只要能待在王爺身邊就夠了。」中丸苦笑著回答。

  「但是──」「午膳已經準備好了。」
  截斷龍也的話,中丸起身,幫龍也整理因按摩而凌亂的裡衣。

  就在中丸幫龍也整理衣服時,僕人們快速地將午膳準備好退下,龍也看著桌上滿滿的菜肴,肚子早已不爭氣起叫了起來,連忙坐下來拿起碗筷開飯,就在此時,夾菜的手被中丸按下,只見中丸向他搖了搖頭後不知從哪裡生出一根銀針,一道一道驗毒。

  「你這是在……?」看著中丸每道菜都用銀針試過,龍也不明究理。
  「驗毒。」

  「不會吧!有人會想向王爺下毒嗎?」放下碗筷,就算現在他餓到前胸貼後背,他也不敢吃了。

  「暗箭難防,還是小心為上。」中丸認真地說著,然後每道菜都試完後說:「可以用膳了。」

  「我已經沒食欲了。」話是這麼說,但龍也的肚子在此刻又很剛好地叫了起來。

  「請用膳吧。」中丸還是一臉正經,完全沒有嘲笑龍也的打算,要是雄一,早就邊笑邊寵溺地拍拍他的頭,叫他別任性乖乖吃飯了吧……

  總覺得到了這個世界後,不停地想起雄一的好,雖然這邊有中丸在,但這個中丸真的是呆得像木頭一樣,難怪到現在還沒有攻陷小王爺……眼珠子骨碌碌地轉了轉幾圈,龍也想到他回去前可以做的事了。

  ──那就是幫這個呆頭中丸開竅!  





  王府上下有個規定,在王爺尚未用膳前,全府裡的人皆不準用膳,龍也起先不知道,待他吃到一半想說怎麼中丸不坐下來一起吃時,中丸才告訴他這件事。

  「所以在那之前你們都不吃嗎?」
  「這是規定。」

  「什麼爛規定,不能改嗎?」自己一個人吃飯還不打緊,但一個人吃飯時旁邊還有個人看你吃,而對方顯然也還沒吃飯正餓著肚子,光想到這點就覺得罪惡。

  「王府一向是王爺說了算。」

  「很好,那我現在規定,什麼時候該吃飯,就該吃飯,不必等我,懂嗎?」看著中丸點了點頭,龍也又接著說:「還有,以後你要陪我吃飯,菜也不用那麼多,是要撐死我嗎?你要知道身為專業的アイドル,最重要是要保持外在形象,所以不要放那麼多油,清淡就好。」

  「是。我可以請問一個問題嗎?」
  「你問。」

  「艾豆魯是什麼?」中丸表情認真地問。

  「呃……アイドル是一種職業,我在現世的工作。」看到問得這麼認真的中丸,龍也突然不知道該做何反應,只好簡單地解釋著。

  過了一下子,日總管幫中丸備了另一付碗筷,中丸向他交代了剛剛龍也下的命令,對方起先是驚訝,後來便笑容滿面的離去。

  雖然破壞了府裡的規定,不過我是幫你做好事啊……龍也心裡對那個未曾見面的上田王爺這麼說著。

  「還有,在我面前你不用那麼拘束,我希望你可以放鬆一點,就算以前你面對的是王爺,但你現在面對的不是他,是我。簡單來說……你總交過朋友吧?把我當朋友一樣就好了。」

  「我會努力。」中丸苦笑了一下,卻也答應了龍也的要求。

  以前上田也向他說過同樣的話,畢竟他們是青梅竹馬,又是師兄弟的關係,小時候王爺可是很黏他的。只是後來天不從人願,王爺這頭銜讓上田必需扳起架子,而他自從發現了對上田的情意後,只能用下屬的態度來面對上田,否則,他不知道這情意是否能夠繼續隱瞞下去。

  雖然中丸的回答讓龍也不太滿意,但也勉強可以接受。

  反正改造木頭的計劃才剛開始嘛,倒也不必急於一時……等等他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他到底要怎麼回去現代啊!?

  「雄一,你派人幫我查查那面鏡子的來歷,還有回去的方法。」
  「昨夜我已派人查探,不出三日即有消息。」

  「你動作還挺快的嘛~」龍也笑著用手肘頂了頂他。
  「事關王爺,當然越快越好。」中丸的口氣淡淡,卻有說不出的擔心。

  「放心啦,我家雄一一定會好好照顧他的。」
  「……用過午膳後,該請師傅幫您編髮了。」中丸不想再曝露他擔心王爺的事,於是傳移了話題。

  「編什麼髮?」知道中丸不想繼續,龍也識相地跟著他的話題問。

  「王爺髮長及腰,為了不露出破綻,我請了編髮的師傅將您的髮長接至腰部,至於髮色,師傅會用藥水將其染黑。」

  「那跑過去現代的王爺大概也要弄成和我相同的髮型了吧。」龍也無心的一句話,卻激起了中丸的過度反應。

  「你說什麼!?我那麼寶貝的長髮──」

  「這是很正常的吧?因為在現世,我就是這樣的髮型。」當然也不排除雄一會弄頂假髮給上田啦……只是看著中丸這麼激動的反應很好玩,所以龍也沒說了假髮的事。

  「是啊……是啊……」因為無法愛著王爺,所以他將他全部的愛意灌注在他的黑髮上,沒想到卻……

  「你沒事吧?」看到中丸這麼失魂落魄的樣子,龍也突然有點於心不忍。再怎麼說他也是另一個雄一,已經不能和王爺在一起了還要被他這樣耍著玩,也是挺可憐的──

  「放心吧,說不定雄一會找了假髮讓他戴呢。」龍也忍不住這樣安慰著中丸。
  「或許吧……」但現在中丸已經什麼也聽不進去了。

  龍也還想再說什麼,卻只見中丸落漠地掉頭出了房門,待中丸再回來時,因為有外人在場,龍也也不好意思再繼續剛才的話題了。

  日總管很快地派人將午膳收拾了下去,另一批人手上則拿了些奇奇怪怪的用具擺放在桌上。

  「王爺萬福,小人冒犯了。」編髮的師傅看起來也是有些年紀的人,他領著幾個手腳俐落的徒兒先幫龍也染髮,中丸在一旁候著,以便龍也有什麼需要。

  染完髮後需靜置一個時辰,只能躺在床上的龍也早就睡得不醒人事,任由師傅們擺弄他的頭髮,等他再醒來時天已經黑了,而編髮的工作才完成了一半。

  「現在幾點了?」打著哈欠,因為睡姿不良的龍也動動有些酸痛的脖子,但因為還在編髮,動作也不能太大就是了。

  「……」中丸思考著龍也的問題,沒有回答。

  「雄一?」
  「屬下在。」

  「我問你幾點了。」
  「屬下……不知道。」中丸如實回答。沒辦法,他不懂龍也的『幾點』是什麼意思。

  「……現在是什麼時候了?」龍也想了想,換個方式問。
  「稟王爺,現在是酉時。」

  「酉時啊……」這下子換龍也不懂中丸在說什麼了,但是有外人在場,他又不好意思問,只好喃喃地重覆假裝深思。

  時間就這樣慢慢地過去,間或著師傅指示徒兒的聲音,再來只有編髮聲沙沙作響,龍也何曾感到如此無所事事,就連他去沙龍染頭髮,也還有雜誌可以看啊……於是他又昏昏欲睡,待他再次醒來,那群幫他編髮的人們早已離去,只剩中丸正在幫他順髮。

  「您醒了。」中丸正輕柔地梳理龍也的新長髮。

  「我睡了多久?」可能是睡太久,龍也覺得頭有點昏,而且好重……
  「約一個時辰左右。」

  「一個時辰是多久?」
  「一個時辰……就是一個時辰。」中丸被問得糊塗了,怎麼他們那個時代連一個時辰是多久都不知道呢?

  「……一天有幾個時辰?」醒了一陣子,龍也的精神稍稍回復過來,但頭還是一樣重。

  「十二個時辰。」

  「也就是一個時辰是兩個小時……你們正中午是什麼時辰?」他上田龍也身為現代人,既然不知道什麼時辰是幾點的話,就自己推算……喔不,他打算教中丸怎麼算,以後中丸就直接報給他就好了。

  「午時。」
  「那就是十二點……好,那一個時辰是兩小時,午時下一個是什麼?」

  「……未時。」不知道龍也在算什麼東西的中丸只能如實回答。
  「那未時是十四點,再來呢?」

  「申時……是十六點,是嗎?」中丸雖然不知道龍也在算什麼,但照一個時辰加兩點的算法,申時就是未時加上兩點,也就是十六點囉?

  「你不笨嘛~那麼現在是什麼時辰了?」知道中丸已經明白他意思的龍也露出了笑容反問。
  「戌時末,要進入亥時了,約是……二十點。」

  「什麼、居然這麼晚了!?」
  「是有些晚,晚膳已經準備好了,我讓廚房熱一熱。」

  「你不會還沒吃吧?」
  「您不是命令我和您一起用膳嗎?放心吧,照您的吩咐,府裡的人都用過膳了。」

  「雄一,至少在我們獨處時,你別用敬語好不好?你對朋友也不會用敬語吧?」
  「知道了,我去吩咐廚房,你的頭髮我才剛梳好,小心別弄亂了。」

  中丸笑著,覺得在意敬語這種事的龍也很是可愛,為了府裡上下著想的心也很可愛,難得心情愉悅地出了房門,向日總管交代了些事,很快就回來了。

  龍也可沒有漏看中丸那一瞬間的笑容,心裡想著這呆木頭不愧是另一個中丸雄一,笑起來真是帥得讓他小鹿亂撞啊……


-待續 其之陸


  「弄痛你了嗎?」
  「不是,只是胸口有點不舒服。」


註:文中龍也的時辰算法是錯的,對於算法有興趣的朋友們請找辜狗大神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