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之海- 中上夫婦高調甜蜜中♥二人の愛のイチゴ畑!

關於部落格
充滿妄念雜念腐念慾念的KAT-TUN、VF、漫畫混合BL小說網誌ˇ
主推KT中上及姬樣←上田龍也中心XDD*

   一日不萌中上,便覺面目可憎。
   擇你所萌,萌你所擇。
  • 5229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任性小王爺 其之肆

  只是沒想到龍也和另一個世界的自己居然是這種關係,讓中丸羨慕不已。

  繼續幫軟倒在他身上的龍也洗身,中丸手到之處盡是溫柔眷戀,彷彿是透過了龍也,看著他最深愛的上田王爺,直到擦洗完畢,中丸眼角瞄到了被水氣潤澤過的雙唇……

  那味道他是嘗過的,雖然只有一次。

  卻像中了毒般無法停止想要再次一親芳澤的衝動……輕輕地、漸漸地,中丸越來越靠近龍也,和雄一一樣豐潤的雙唇炙熱,貼上了龍也柔軟的唇瓣。

  先是淺嘗,但無法饜足。

  昏迷中的龍也沒有任何反應,這讓中丸更是大膽地吮吻,直到他終於恢復理智,毅然決然地離開那仍舊散發著誘人香氣的雙唇。

  「龍也……」將頭埋在龍也的頸邊,中丸低低的呢喃。

  呢喃他痛苦、卻無法割捨的單戀。



  隔天,當龍也自昏睡中醒來時,已是日上三竿了。

  一大群他不認識的人淚眼汪汪地團團圍在他的床邊,還沒搞清怎麼回事,離他最近的那個老先生就先開了口:「王爺洪褔,王爺洪褔。」說完後面一干人等就複頌一次,陣仗之大,讓龍也登時瞪大了雙眼。

  「……老先生您哪位?」中丸來不及提醒他,龍也就先開了口。

  然後那位老先生一聽,眼淚就嘩啦啦地流了出來,然後哭喃著「王爺不要緊」、「王爺會恢復記憶」等等等,聽得龍也一愣一愣的。

  「李大人,王爺剛醒,先讓王爺休憩吧。」此時一直在旁默不作聲的中丸適時地擋下了老先生、也就是李大人想要撲上去好好大哭的身體,委婉地下了逐客令。

  「是啊李大人,侍衛長所言甚是,王爺洪福,能醒來已是大幸,咱請御醫仔細診治,說不準兒明日就恢復記憶了。」一旁也掛了兩行淚的鬍鬚老爹安慰著,後邊聽見的眾人們也像應聲蟲一樣「就是就是」「此話有理」等等等,讓龍也又是一陣頭暈。

  察覺到龍也皺眉,中丸再次下了逐客令:「日總管,送各位大人回府,王爺要休息了。」

  然後一陣此起彼落的腳步聲後,寢室總算安靜了下來,只剩龍也和中丸兩個人。

  「剛剛怎麼回事?誰失憶了?」躺在床上,龍也有氣無力地問著。

  他現在頭很昏,而且全身痠痛得不得了,自己的體力並不差,而且昨天也沒怎麼消耗體力,為何會全身痠痛?

  「王爺昨夜失足落水,因驚嚇過度造成短暫失憶……我是這樣告訴大人們的。」

  「喔……那我為何全身痠痛?」還算中丸聰明,順勢利用他掉進池裡的事矇混過去,要不然他還真不知道要怎麼面對那一群關愛他的老伯們。

  「或許是落水染了風寒,御醫昨晚開了方子,現在正溫著,待會兒用過膳再服用,王爺想先用膳,還是再睡會兒?」中丸眉也不皺地說著。

  明明龍也會全身痠痛是因為被點了昏穴引起的……

  「用膳吧,我餓了。」從昨天晚上來到這個奇怪的地方後都沒有進食,現在也已經隔天中午了,他都餓到沒力氣說話,也沒力氣糾正中丸那恭敬的口氣了。

  「我立刻去吩咐。」

  「吩咐完就過來幫我按摩吧。」轉身趴在床上,龍也放鬆地閉上眼睛,等中丸回來幫他按摩……反正他是他的貼身護衛嘛,要求按摩應該不過份吧?

  這麼想著的龍也絲毫不知道中丸的內心正天人交戰中。

  昨夜的失控讓中丸有些害怕。他害怕龍也不設防的態度會讓他長久以來隱藏的情緒爆發,就像那個吻。

  如果龍也沒有打破那道防線,他永遠也不可能嘗到他渴望已久的雙唇。

  即使當時的龍也神智不清,將他當成了另一個自己。但他又何嘗不是將龍也當成了王爺的替身?

  中丸苦笑著,但仍舊在吩咐完午膳後乖乖幫龍也按摩──沒辦法,他無法拒絕這個人的要求,即使對方不是他的王爺。





  雜誌訪談進行地意外順利,這都要歸功於團員們適時地出來搶話,還有對龍也瞭若指掌的雄一幫忙回答的結果。

  訪談結束後就是拍攝雜誌內頁的行程,就在眾人都習以為常的當下乖乖站齊拍合照,而上田也依照雄一指示站在他旁邊時,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喝!」上田被照相機的閃光燈嚇到,立刻躲到雄一身後。

  就在眾人摸不著頭緒時,雄一立刻想到了古代沒有照相機這種東西……於是在上田死活不肯拍照的情況下,讓四子先拍個人部份。

  「是,不用說,我知道了。」接受到其他四子關愛的目光,雄一擺擺手,去安慰那個嚇得不輕的王爺。

  「中、中丸,那是什麼?」明明被嚇到的上田仍故作鎮定地問著。

  自小的教育讓他不能失了鎮定,就算是泰山壓頂了,也要面不改色。

  「那個叫照相機,就是把人的影像留下來的一種機器。」雄一簡單地解釋著。
  「把人的影像留下來?」喃喃地重覆,上田正在思考雄一的話。

  「就像這個。」拿出手機,雄一打開拍攝模式,然後把閃光關掉。
  「這是什麼?」看著雄一玩著那小小的鐵盒,上田的注意力被吸引了去。

  「手機。」
  「本……我、我想玩。」怕雄一又瞪他,上田乖乖地改口。

  「工作比較重要,等一下再讓你玩。」冷不防地,雄一邊回答邊拿著手機拍了上田。

  「你在做什麼?」
  「拍照,你看。」雄一拿著剛剛拍好的畫面給上田看。

  「喝!」看到自己的模樣出現在手機螢幕裡,上田頓時臉色鐵青。

  「照相機就是像這樣把人的影像留下來。」雄一繼續解釋,絲毫沒發覺上田表情怪異──

  「中丸雄一你好大的狗膽,居然對本王行攝魂大法!」跳離雄一約一、二尺之遠,上田擺了戰鬥姿勢,好像隨時都要撲上去和雄一打架一樣。

  嗚……雖然自小到大他只有在中丸放水時才打得過他,但中丸居然對他用攝魂大法,上田氣都快氣死了!攝魂大法可是禁術,被攝魂者會被奪魂者控制,奪魂者甚至可以將對方的魂魄封在任何活體上,然後將其凌虐至死。

  但是中丸居然學了攝魂大法,而且還攝了他的魂!他沒想到中丸原來那麼討厭他、恨他,虧他還那麼信任、喜歡他,上田半是激動生氣,半是難過得想掉淚了。

  看到上田突然那麼激動,雄一愣住了,但是上田那副快掉淚的樣子,又沒辦法對他發脾氣……嘆了口氣,雄一將手機收起,半哄半騙地安慰:「那不是攝魂大法,只是影像而已,被我拍了照片後,你有感到不舒服嗎?」

  「這倒沒有。」摸了摸身上,好像也沒有什麼地方不對勁的。

  「那就是了,如果是攝魂大法的話,那麼聖他們不也都被攝魂了嗎?哪有人知道自己會被攝魂還主動去拍照的?相信王爺這麼聰明,一定可以懂的。」雄一溫柔地說著,最後再誇獎一下上田。

  「那當然了。」果不其然,小王爺乖乖地被雄一給哄了,而且雄一還誇他聰明,他簡直開心得要飛上天了!

  「那麼現在可以開始拍攝了吧?大家已經等我們等很久了。」雄一伸出手,作勢要牽上田。

  「你確定不是攝魂大法?」乖乖伸出手讓雄一牽著,上田還是有點怕怕的。

  「確定確定。」牽著上田軟軟的手,雄一發覺上田的手出乎意外地柔軟。

  和龍也的手不同,龍也的手因為練拳擊的關係所以傷口很多,不愧是過著王爺生活的人……這樣感嘆著的雄一突然好奇另一個自己了。照上田的說法,中丸是他的護衛,那應該武功很高強囉?畢竟他要保護的對象是王爺嘛。

  「中丸,你的手真纖細。」突然,上田這麼說著。

  「你的護衛的手和我不同嗎?」被說了手很纖細的雄一不知是該高興還讓難過……畢竟纖細這詞是用來形容女生較多,雖然他不否認因為龍也喜歡所以他下功夫保養過。

  「他啊,武人的手向來都是粗糙的。」想起中丸,上田的臉部表情不自覺地柔和了起來,嘴角也帶著淡淡的微笑。

  雄一看著這樣的上田,不禁想起他和龍也剛交往的時候……雖然很想問問上田和中丸護衛的關係,但畢竟這是個人隱私,況且古人對同性相戀之事較為隱晦,還是不要隨便亂問得好。

  「抱歉久等了。」將上田重新帶回攝影棚前,雄一禮貌地向大家道歉著。

  「真的不是攝魂大法?」還是很怕的上田又小聲地問了一次。

  「真的不是。」於是雄一只好又再次保證不是攝魂大法──再說那勞什子的攝魂大法是什麼他根本就不知道啊!

  最後總算是順利地拍完合照,而上田和雄一的個人部份,因為上田只要一個人拍照就會害怕被攝魂,於是上田的部份就變成了他和雄一的合照,兩人都不拍個人部份。


-待續 其之伍

  「你喜歡王爺嗎?」
  「我只要能待在王爺身邊就夠了。」


註:“「龍也……」將頭埋在龍也的頸邊,中丸低低的呢喃。”
   這裡中丸口中的『龍也』指的是上田王爺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