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腐女之海- 中上夫婦高調甜蜜中♥二人の愛のイチゴ畑!
關於部落格
充滿妄念雜念腐念慾念的KAT-TUN、VF、漫畫混合BL小說網誌ˇ
主推KT中上及姬樣←上田龍也中心XDD*

   一日不萌中上,便覺面目可憎。
   擇你所萌,萌你所擇。
  • 523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3

    追蹤人氣

任性小王爺 其之壹

  耀國二王爺上田龍也剛從那熱鬧非凡的乾元殿上回來,身上沾了些淡淡的酒氣,微醺的他臉上染了些酡紅色的暈雲,濃密的眼睫開開閤閤,透著溫潤水光的媚眼如絲,炙熱的吐息如誘人的邀請,平時秀麗俊美的臉蛋此刻更是豔如桃李。

  他輕輕地掛在身邊忠心的貼身護衛中丸雄一身上,任由他將自己發軟的身子帶回自己寢室。

  中秋大典上,大王御賜的琉璃水晶鏡已經讓下人放在寢室內,那是一面由鄰國亞瑟送來的賀禮之一,鏡身是用亞瑟境內特產的琉璃水晶製成,其面光滑而無任何瑕疵,鏡身嵌在紫黑檀木裡,貴氣逼人。

  那面琉璃水晶鏡原本是大王預定要送給王后的禮物,但上田一見那面經由月光照射散發出紫色光暈的水晶鏡時,立刻搶在大王賞賜前要了過來,大王心想上田平時也沒向他要過什麼東西,難得他喜歡這面水晶鏡,便也爽快地允了。

  於是那面泛著幽幽紫光的琉璃水晶鏡便這樣送來了上田寢室。

  中丸將一手掛在他肩上的上田打橫抱起,極其溫柔地將他放在床塌上,眼裡流露出滿滿的深情愛意……只有在上田睡著時他才敢這樣放肆自己的目光,他只是名護衛,儘管他自小便跟在上田身邊陪伴著他長大,但身份的差距在在提醒著他不能踰越。

  況且,他們兩人同為男兒身,光是一句天理不容就可以讓他的永遠埋葬這段感情,更何況上田的身分是當今耀國大王的二弟,堂堂耀國二王爺,他更是高攀不起。

  如果不是當年師父收留孤苦無依的他為徒,如果不是上田的母妃請他師父來教上田習武時將他帶進了王宮,那麼他或許永遠也不會遇上上田,永遠也不會遇上讓他動心卻又不能動心的小王爺。

  依戀的眼光停留在上田睡得安穩的臉上,中丸伸手撥開他頰邊的髮絲,幫他掖好絲被,在凝視了許久許久,確定上田已經熟睡後,才偷偷地在上田額上落下淺淺的輕吻。

  接著他回到主寢室旁專門給小廝睡的廂房,和衣躺下。

  中丸離開後,上田睡得並不安穩,酒氣的關係讓他渾身發熱,他踢開身上的絲被,外衣單衣一起胡亂拉扯著,然後一個翻身,咚地一聲跌到床下。

  「痛痛痛……」可憐地揉揉發痛的臀,上田原本還有些酒意的腦袋現在全醒了。

  他有些羞憤地看看四周,幸好中丸已經回他的廂房睡了,這等丟臉之事可不能被看了去。他的寢殿內靜悄悄地,上田原本想爬回大床上繼續睡,但擺在他床邊的水晶鏡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水晶鏡清楚地映照出他此刻的身影,那樣地楚楚動人,那樣地惹人憐愛,眉不畫而黛,唇不點而朱,膚如凝脂,眼如星光,全身上下泛著一層紫色的柔和光暈,妖冶地讓他失了呼吸。

  上田是第一次如此清楚地看見自己的模樣,銅鏡不比水晶鏡光滑,況且他身為男人,也不需要像女人一樣天天得梳妝打扮,是以,他從未這樣仔細端詳過自己的面貌。

  望向鏡中的自己,上田忍不住伸出手摸向鏡面,只見鏡身突然發出紫色的刺眼光芒,上田驚訝地叫了一聲,想抽回手卻發現手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拉扯著無法掙脫,然後他漸漸地連人帶身被拉入鏡中--

  「王爺!」在廂房聽到聲響的中丸趕到上田寢殿時,只見上田全身都被紫色的刺眼光芒包圍著,那陣光芒讓中丸不由得瞇起眼,待光芒散去後,他的二王爺仍舊是讓他傾心的身姿,但……似乎有些不同?

  眼前的二王爺一臉迷茫,這表情中丸是看過的,二王爺在剛睡醒時都是這副讓他又愛又憐的模樣,只是眼前這個人,雖然和二王爺長相一模一樣,連那身姿、那眼神、那菱唇無一不像,除了他身上奇怪的裝扮和短至肩頭的茶色頭髮--

  「王爺,您的頭髮……」中丸嚇傻了,二王爺那一頭烏黑亮麗的黑色長髮居然不見了!?想他是多麼寶貝那又柔又亮的黑色髮絲,現在居然……居然……

  「雄一!?你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嗎?」龍也迷茫的眼神在看見眼前的中丸時併出了欣喜的光芒,然後從地上站起身,走近中丸。

  「王……」另一個字中丸實在是說不出口。

  他幾乎可以百分之百確定這個人不是他的王爺,但從這個無一不像王爺的人口中說出的「雄一」卻是那麼真切、那麼依賴、那麼充滿著撒嬌意味。

  中丸回想著,他的王爺有多久沒有直接呼喚他的名字了?自從大王、王后相繼仙逝,長王子登上王位,身為二王子的上田被逼著要獨當一面之後,就再也沒有從王爺的口中聽見他的名字。

  「雄一?你怎麼了?」發現中丸像個木頭似地呆站著不動,龍也疑惑地問著。

  眼前的人的確是雄一沒錯,但是卻又好像有點不一樣……雄一面對他時不會露出這麼悲傷又嚴肅的表情,再仔細看看他身上的衣裝,不似和服,倒有幾分像中國不知道哪個朝代的衣服。

  龍也現在也不可能知道中國歷代的衣裝有何分別,其實他的腦袋現在是一團亂,完全沒有任何頭緒,他記得他剛剛在練舞室,工作人員搬來了一面歷史悠久的詭異鏡子,說是社長要送給KAT-TUN的,還說是啥啥啥國的王室用過的鏡子,材質是琉璃水晶--

  那面鏡子!

  想起自己在樂屋裡像被鬼魅吸引似地摸了那面散發紫光的鏡子,龍也一個轉身,站到那面鏡子前。

  鏡中的他還是原本的他,龍也試著再次摸上鏡面,冰冷的觸感自手掌傳來,然後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他並沒有像剛才被鏡中的力量拉扯──

  「怎麼辦……」苦著一張美麗的小臉蛋,龍也轉過頭,看向仍舊愣在旁邊的中丸。





  另一方面的情況似乎也沒有多好。

  運勝的大伙聽聞社長送了一面價值千萬的古董鏡時都興奮得想一探究竟,直到龍也不聽大家勸阻,伸手摸上那面泛著紫光的鏡面,接著一陣強光逼得五人不得不閉上眼,但再張開時,眼前的龍也還是龍也,但似乎又不是原本的龍也──

  「這是在演哪齣?」直到淳之介的吐嘈打破了眾人的眼光。
  「龍也?你是龍也嗎?」雄一蹲到他身邊試探地問著。

  眼前的上田一臉迷茫的望著他,凌亂的髮絲些許地落在耳邊、頸邊,溼潤如初生小鹿般的眼神,微張的菱唇和那尖挺的小鼻,無一不像他最愛的龍也,但是望進這人的眼神,雄一可以清楚地感覺得到他不是他的龍也。

  「……中丸雄一?」尚未回過神來的上田看向這個和他平視的男人。他認得他,他是他從小到大的青梅竹馬,在這個世上除了王兄以外和他最為親近也最為依賴的男人──中丸雄一。

  「你認得我?那這些人呢?」雄一側過身,讓上田看看他身後的四人。
  「不認得。」搖搖頭,上田苦著一張小臉。

  「那……你記得你是誰嗎?」
  「本王就是本王,中丸你傻了?」上田一臉古怪地看著他忠心的僕人問的鬼問題,不過他這下才注意到中丸的打扮和平時的他不一樣,看看他身後的人再看看自己,他發現居然只有自己的打扮和他不同。

  而且中丸平時都會把頭髮束起來,怎麼這個中丸頭髮居然這麼短?

  「沒有本王的允許你怎麼可以把頭髮剪成這樣?」上田說,然後眾人皆投以驚訝的眼光。

  「等等他該不會是古人吧!?」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和也。

  「喔喔你這麼一說好像是耶!」聖和淳之介、仁也終於反應過來了。

  「等等你們不要吵!」雄一雖然冷靜地打斷他們的七嘴八舌,但其實內心最奔騰的人是他。

  這個人是誰?為什麼他長得那麼像龍也?為什麼這個偽龍也會認得他?

  「咳、我想請問一下,中丸是你的誰?」和也蹲在雄一旁邊問著。

  「他?他是本王的貼身護衛,倒是你們這些人是誰?看見本王不但不行禮,還直呼『你』,對本王大不敬,該當何罪?中丸,掌嘴!」

  「哈?」幾乎,五人同時都愣住了。

  「還愣在那兒做什麼?難道要本王親自動手嗎?」就算是坐在地上,上田仍不改其王爺的個性,叉著腰指使雄一。

  「等等,龍也──」「叫本王王爺!」
  「是是是,王爺王爺,這裡不是你原本的國家,所以我們也不是你的僕人,知道嗎?」雄一試著想讓對方明白狀況地努力解釋著。

  「中丸你又犯傻了嗎?這裡不是耀國是哪裡?」

  「這裡是日本,不是你口中的耀國,懂嗎?還有,我雖然是中丸雄一沒錯,但我不是你的護衛。」

  「中丸不當本王的護衛了嗎?」突如其來的哀怨口氣讓雄一突然心虛了起來,好像他做了什麼對不起眼前的人似的。

  「停──!」在一旁快看不下去的聖突然喊停,旁邊的上田卻轉頭兇他道:「本王在說話,你插什麼嘴?」

  「都說你不是王爺了!」反兇回去的聖看起來比上田更兇。

  然後上田被嚇到了。確確實實地。

  從小到大誰不是把他捧在天上?要星星,父王就幫他摘星星;要月亮,王兄就幫他找月亮;要南海珍珠,中丸就跳進海裡幫他撈珍珠;還有那一干貴族官員,哪個不是極力討好他?

  現在居然……居然……

  瞪著大眼睛迎上聖兇得想殺人的臉,上田一口氣提不上來,暈了!



  -待續 其之貳

  「你這混帳居然趁本王睡覺時輕薄本王!來人啊!來人啊~!!」
  「……行了龍也你冷靜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